SE94SE在线亚洲视频,伊人情人网综合,超碰国产亚洲人人_第1页
 
當前位置:首頁>聯系我們
趙一誠簡介?
服務項目?
.

  • 趙一誠,男,漢族,黑龍江哈爾濱市人,祖籍山東招遠市。著名易學家、風水學家、著名預測學家、“哈爾濱搖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曾擔任“哈爾濱易經科學研究院”秘書長;《中國易學博覽》學術委員會委員;第二十回世界易經大會執行副主席;現任“中國易經高峰論壇”常務主席;“哈爾濱搖鞭易學研究院”院長、高級講師、策劃師、搖鞭風水第七代傳承人;同時擔任多家企業及個人高級顧問。


    趙一誠,少年時期酷愛中國傳統文化,尤其對國粹經典《易經》充滿了興趣,后拜在當代“易學泰斗”搖鞭派第六代傳人,秦倫詩(1939-2017)先生門下,成為嫡傳大弟子。對“預測學”、“堪輿學”、“擇吉學”的造詣頗深,尤其對搖鞭風水的運用,更是爐火純青,出神入化。


    趙一誠,技藝精湛,宅心仁厚。多年來,通過用實踐總結的寶貴經驗和師傳秘法,為社會各界人士造福解災。在風水布局、企業策劃指導上更是彰顯高超技藝,在預測指導中,他以人為本,精心合理的為求測者,設計方案、解決難題。得到了顧客的高度信賴與好評。其中,通過他有效的指導,使一些瀕臨倒閉的企業,起死回生并逐年轉入盈利狀態;有的是企業初建時就通過他一步步跟進指導,現在已做成國際貿易,成長為非常有實力的企業。在現實生活中,通過他的預測指導、風水策劃,使一些感情破裂的家庭,和好如初;讓一些半路輟學的青少年,迷途知返,重回校園,認真努力學習,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才;對一些身患疾病,前來預測的顧客,趙一誠更是樂善好施,積極助人,精心為其陰、陽宅做風水調整化解,使患病顧客,逐年恢復健康而積極面對人生;尤其是精準的預測了2015年7月中國股市將有重大異常波動(股市稱其為股災)后,更是聲明鵲起,前來預測指導和做風水調整的顧客,絡繹不絕,直至深夜還要接待顧客。一些國內、外的客人也是不遠萬里,專程帶著錦旗和禮品,前來看望他,以此表達對趙老師的感激之情。


    隨著近些年的房地產熱,多家房地產企業聘請趙一誠老師為企業咨詢顧問,并對一些在實際銷售中遇到的問題,做預測指導與風水調整。一些成交量大的,中介房地產機構,也來請趙一誠老師選址和總部的建設指導。同時成為《哈爾濱房地產報》特約風水策劃師,和多家媒體的決策顧問。


    多年來,趙一誠致力于易學理論與學術創新研究,對傳統的預測學、風水學、擇吉學等一些理論知識,通過大量的實踐、總結,取之精華,去其糟粕,形成以實踐為主,理論為依據的應用操作體系,在實際應用中大道至簡,精準有效。為易學實戰應用領域做出了巨大貢獻。


    2011年8月,趙一誠創辦成立了“哈爾濱易海涯傳播有限公司”現更名為“中國搖鞭易學文化研究院”并任董事長。公司宗旨是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服務于社會民眾。公司創建以來,憑借著技術實力,得到了全國各地有識之士高度好評和肯定。期間,由趙一誠老師撰寫的《搖鞭風水造福于民案例》、《趙一誠漫談風水》、《趙一誠淺談周易文化對紫禁城的影響》、《姓名與人生》、《醫易同源》、《六爻預測應用淺析》等數十篇論文,發表在國內、外易學刊物及世界易經大會的精選論文集中,得到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一致好評。


    在學術交流活動上,趙一誠應邀出席了2011年國際風水文化節,暨亞洲易學高峰論壇。同年3月參加辛卯年“搖鞭派”祭祖大會,并做學術交流報告。

    2012年出席了“中國易學文化高峰論壇”。

    2014年出席了“國際易學文化高峰論壇”,同年應邀參加 “第十七回世界易經大會”,并在3月28日,組織“搖鞭派”弟子們參加甲午年“搖鞭派尊師重道”祭掃活動,并在大會上發言,同時做最新階段的“搖鞭風水”學術研究報告。

    2017年出席“第二十回世界易經大會”并擔任大會主席團執行副主席。

    在歷屆大會上均做學術演講,其學術論點得到大會專家學者的高度評價,多次受到大會榮譽表彰。

    2010年10月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的《中國傳統文化高峰論壇》上,由大會專家評審委員會評議,授予:趙一誠“中國著名易學家”、“著名風水專家”光榮稱號。


    在易學發揚與傳承上,趙一誠老師秉承嚴謹、務實、求真的教學原則,開辦函授、面授,易學培訓講座,培養出了眾多的德才兼備的易學精英人才。并把多年的實踐應用經驗和操作案例,撰寫成冊,其中《搖鞭風水陰陽宅勘測》、《六爻應用操作案例集》、均為師傳勘、斷秘法,部分內容在歷屆培訓中,都做出了細致講解。使每期的參班學員,學到了無比寶貴的知識而受益終生。


    明師之恩,誠為過于天地“尊師重道”是趙一誠老師的做人之本,處世之道。生活中的趙一誠老師,平易近人,對待每一位顧客,像朋友一樣,以誠相待;對待弟子、學員們更是有求必應,平日無論工作有多忙,對大家所提出的問題都不厭其煩的一一答復。


    趙一誠老師就是這樣一位,樸實而謙卑的研易者。他常說“三人行,必有我師”,學無止境,學好一門知識,很不容易,大家愿意學,我就愿意教。他這種嚴于律己、寬以待人的處世原則,展現出了高尚的人格魅力,讓人敬佩不已。


    如今,趙一誠老師,做為一名新時代的易學家,任重而道遠。他用博大的胸懷,高瞻遠矚的眼光,開拓進取,展望未來!


    第二十回世界易經大會授予趙一誠先生“易學研究杰出貢獻獎”證書。

    世界風水學會授予趙一誠先生“中國風水名家”證書。

    北京育德教育機構為表示感謝贈趙一誠先生“振興中華文化,弘揚易學國粹”錦旗。

    華隆經貿為表達感謝贈趙一誠先生“藏古今學術,聚天地精華”錦旗。

    歷屆特訓班結業學員表示感謝贈趙一誠先生“尊師重道、搖鞭傳承”錦旗。


論中國古代相術文化
來源: | 作者:zhaoyicheng | 發布時間: 2017-03-07 | 1421 次瀏覽 | 分享到:
    相術,又稱為相命、命相學,包括星相術、面相術、手相術、骨相術、形體相術等,是傳統方術的一種。
中國有著五千年悠久的歷史文明,在光輝燦爛的歷史長河中,相術源于中國古代傳統文化,同樣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內容豐富而獨特,觀人相貌、氣血、神色,以判人之吉兇賢愚。據《大戴禮記》記載:“昔堯取人以狀,舜取人以色,禹取人以言,湯取人以聲,文王取人以度。此四代五王之取人以治天下如此?!?/span>
    
   相術也是中國古代社會中的一種極其重要的文化現象,它屬于一種測命文化,主要是通過對人的體貌特征和言行舉止等外在的觀察來預測人的吉兇禍福、貧賤富貴等未來的前途命運。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我國相術就已經開始發展并且建立了初步的理論基礎,當時主要是相人的長相,聲音和氣色,據史料記載,戰國時期著名軍事家孫臏求學于鬼谷子,鬼谷子看見孫臏臉上有兇氣出現,便告訴他會有性命之險,后來孫臏果然幾乎送命。結合荀子“相人之形狀、顏色而知其吉兇妖祥,世俗稱之?!目畤@來看,春秋戰國時期,相術已經誕生并得到了初步發展。

    
   西漢時期,相術廣泛流傳,上至天子重臣,下至平民百姓,無不信從,甚至出現了專門討論這一問題的著述,相術的內容也涉及了人體不同部位的觀察。

    
   唐宋時期,相術在社會上已經相當流行,“其門如市”可謂是其真實的寫照。與西漢的相術熱潮相比,唐宋看相的習俗不僅更為普遍而且帶有鮮明的時代特征,人們開始更多的關心自己的命運。而看相的主要內容是預測科舉和仕途。


   宋代面相的風氣已十分流行,在北宋大畫師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長卷中即繪出了看相批命的相師這一職業的形象,據此也反應了當代相術之風氣之盛。在如今重視傳統文化的今天,我們有必要對相術進行一番審視和研討。

    
   古代相術同哲學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它吸取了中國古代哲學的“天人感應”、“物極必反”和“陰陽五行”等理論,從而構建了自己的理論體系,并且這一理論體系隨著中國古代哲學的不斷演進而且日趨成熟和完善,因此,可以說9中國古代相術其實是從中國古代哲學中發展出來的變種,是從中國古代哲學的土壤中開出的一朵奇特的花。

    
   在相術中“天人感應”理論的影響主要表現在將人與宇宙萬物相對應,例如以人的身體器官來與日月星辰,天地自然等對應,在五星六曜相面術中,五星與人體面部器官一一對應:火星——額,土星——鼻,金星——左耳,木星——右耳,水星——口。

    
   中國古代相術測斷人的命運的好壞,主要是看人與宇宙、自然的對應與和諧程度如何,對應有序,相互契合的外貌特征為好相,反之則為惡相,此外,相術中經常采用的動物比附的相術方法依據的其實也是人與宇宙、自然同源同理,對應同溝的哲學理念。

    
   相術深入人心之后,必然會對人們的日常生活產生極大的影響,就民俗層面來說,相術不但能夠給人們提供心理上的安慰,更能夠給人們指點人生的道路,所以我們應該肯定它的歷史文化意義與原始認識論的探索精神,注重它對現代預測學、概率學、系統論、心理學、生理學、病理診斷術等學科的啟示,并站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上,對相術這種文化現象給予實事求是的分析和評價,留其精華,去其糟粕,并把這一古老的文化發揚光大。



作者簡介:搖鞭派第七代弟子——
易凝 
                                     
SE94SE在线亚洲视频,伊人情人网综合,超碰国产亚洲人人_第1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